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广州刑事律师团队>律师动态
  • (2014)粤高法刑一终字第95号
  • (2014)粤高法刑一终字第95号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4)粤高法刑一终字第95号原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

内容介绍 / introduce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来源广州刑事律师程林权亲办案件

(2014)粤高法刑一终字第95号

  原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翁××,又名翁××,男,1963年7月17日出生,汉族,浙江省台州市人,文化程度初中,农民,住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1986年7月20日因犯破坏电力设备罪被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1992年3月29日刑满释放。因本案于2013年3月21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看守所。

  辩护人马景泽、陈焕欢,广东润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夏××,男,1970年2月12日出生,汉族,浙江省台州市人,文化程度小学,农民,住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2003年8月12日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因本案于2013年4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2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看守所。

  辩护人程林权,广东执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翁××、夏××犯故意伤害罪及原审附带民事原告人李某一、李某二提起附带民事诉讼一案,于2013年11月27日作出(2013)穗中法刑一初字第29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宣判后,原审被告人翁××、夏××对刑事判决不服,在上诉期内提出上诉。本案附带民事判决已生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审阅卷宗材料和上诉材料,提讯上诉人,听取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1996年4月11日7时许,被告人翁××、夏××伙同同案人王××、罗××、陈××、马××(均己判刑)等人经合谋伤害被害人李××后,分别携带尖刀一把到广州市白云区三元里停车场附近的××酒楼门前路段等候。当被害人李××及另一男子途经该处时,由同案人王××指使,被告人翁××、夏××伙同同案人罗××、陈××、马××等人各持尖刀砍刺被害人李××及另一男子,致被害人李××当场死亡(经法医鉴定,被害人李××系被锐器刺伤胸腹部及上肢、刺破右肺及主动脉,造成失血性休克死亡)。之后,上述被告人翁××、夏××及同案人迅速逃离现场。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现场勘验检查笔录、鉴定意见、物证、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等证据证实。

  原判认为,被告人翁××、夏××无视国家法律,伙同其他同案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予惩处。被告人翁××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在刑罚执行完毕后五年内再犯本罪,是累犯,依法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翁××归案后能如实供述其主要犯罪事实,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虽然同意赔偿被害人的损失,但并未实际履行,不能作为从轻处罚的依据。被告人夏××并未对被害人李××直接实施伤害行为,对被害人的死亡后果所起作用较小,在量刑时亦予以考虑。被告人翁××、夏××均系受人指使参与犯罪,均是从犯,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翁××、夏××在归案后能自愿认罪,有悔罪表现,依法可从轻处罚。根据二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情节、社会危害性及悔罪态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三十五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一百五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翁××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二、被告人夏××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三、被告人翁××、夏××于本判决生效的次日起三十日内,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一、李某二丧葬费、住宿费、交通费、误工费共35842元;二被告人对上述赔偿互负连带责任。

  四、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李某一、李某二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诉人翁××及其辩护人提出,1、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认定翁××持刀追砍被害人不能成立,量刑偏重。2、翁××愿意赔偿被害人的损失。

  上诉人夏××及其辩护人提出,一审判决虽认定夏××为从犯,但量刑过重,夏××愿意赔偿被害人的损失。

  经审理查明,1996年4月11日7时许,上诉人翁××、夏××伙同同案人王××、罗××、陈××、马××(均己判刑)等人经合谋伤害被害人李××后,分别携带尖刀一把到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三元里停车场附近的××酒楼门前路段等候。当李××及另一男子途经该处时,由王××指使,翁××、夏××伙同罗××、陈××、马××等人各持尖刀砍刺李××及另一男子,致李××当场死亡(经法医鉴定,李××系被锐器刺伤胸腹部及上肢、刺破右肺及主动脉,造成失血性休克死亡)。之后,翁××、夏××及同案人迅速逃离现场。

  以上事实,有经一审法庭出示、质证、认证的下列证据证实:

  一、现场勘验检查笔录案发中心现场位于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三元里××酒楼西面100米远的路面上,尸体头南脚北,呈俯卧位,尸体西面的地面上有一大片血泊。

  二、鉴定意见广东省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区分局出具的(96)穗公云刑技字第211号刑事科学技术检验报告:死者李××系被他人用锐器刺伤胸腹部及上肢等,刺破右肺及主动脉,造成失血性休克死亡。

  三、书证(一)上诉人翁××、夏××的户籍、前科等材料:翁××、夏××的身份情况及前科情况。

  (二)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1997)穗中法刑初字第272号刑事判决书:同案人王××、罗××、陈××、马××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刑,其中王××被判处无期徒刑、罗××等3人均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三)广东省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区分局刑警大队出具的情况说明:作案工具无法取获;部分证人现无法联系;另一被害人何瑞培无法联系等情况。

  四、证人证言(一)证人刘××的证言:我是××酒楼值班员。1996年4月11日早上7时20分,我看见大概有8、9人往三元里停车场方向走来我们酒楼侧门,其中7人突然从身上拿起刀向两男子砍去,其中一男子被砍倒在地,那些人则用刀继续向其砍去,还有一男子被捅了腹部一刀即跑进我们酒楼,边跑边喊“不是我!”。那些人追来,我与保安过去质问他们干什么,那些人便一起逃跑了。我们过去看,被砍倒在地的男子已死亡,就到酒楼将另一受伤男子送医院治疗。我不认识上述砍人的那些人,他们之间没有交谈,也没有抢东西。

  (二)证人王××的证言:我是××酒楼保安员。1996年4月11日上午7时许,我开始在酒楼门口值班。约7时25分许,我看见三元里停车场一货运老板经过,我认识该老板,便与其打招呼。过了六分钟左右,我看到有一男子腹部受伤,手捂腹部跑进酒楼,另外有7人用刀砍倒另一男子,我马上打电话给派出所,再过去看。被砍倒在地的即是上述货运老板,其已死亡,砍人的那些人随即逃跑。

  (三)证人张××的证言:我是广州空军某处招待所负责人。1996年4月11日早上10时许,我负责的招待所保安告知我,派出所民警来我们招待所抓人了,因入住的人把人打死。我查看记录,被抓的人入住在105号及211号房间。105号房是3月20日下午由一个叫梁××的男子登记入住,并交付房费。211号房是1月15日由袁××登记入住,该房住了袁××、梁××及其弟弟。我不清楚具体住105号及211号房人员的情况。我们招待所没有起名及相关执照。

  (四)证人翟××的证言:我是“××”招待所员工。1996年4月11日上午9时许,我自己在招待所内装电表,突然听见通道最里面窗口处传来声响,我顺眼望见到有两男子先后从二楼处跳下去,我见状即跑上二楼,发现211号房门打开,我进入该房看见窗外有一群人在围观,他们还告知我有人从房间跳下去跑了。经查看,跳楼的人分别住211房及105房。211房是一个叫袁××的男子入住的,105房则是梁××住。当时我没看见他们是何时在房间里,只看见他们跳楼走。

  (五)证人李某一的证言:我是李××的儿子。1996年4月11日上午7时40分许,我在住处接到老乡打来的电话,告知我父亲李××被杀死了。我立即赶到东南酒楼门口,看见李××倒在地上,流了很多血。李××是1996年4月11日上午7时20分离开住处,他在白云区三元里停车场做货运生意。李××当时是和司机一起出去的,那司机也被人砍伤。我想应该是之前有一人因打架被派出所抓去关了几个月,现在其放出来了,便误认李××就是指证他的人,遂报复杀害李××。之后民警抓获了王××、马××、陈××、罗××四人并被法院判刑。我认识王××,他1996年时也在白云区三元里停车场做货运生意,到过我父亲的办公室。2012年4月中旬,我接到一陌生电话,对方告知我父亲李××被杀害案还有一名叫翁××的嫌疑人在逃,并提供其所在地址。

  (六)证人卢××的证言:我是李××的小舅子。1996年4月11日早上7时许,我姐夫李××在白云区三元里停车场附近××酒楼门前被王××、陈××、马××、罗××等人杀害,上述四人已被判刑,还有一嫌疑人在逃,其名叫翁××,住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当年判决书上有提到翁××在逃,但显示其名字则为翁××,应该为同一人,浙江话里“维”字与“余”字发音相近。

  (七)同案人王××的供述:我在1996年2月份通过朋友袁××认识李××,以后亦见过其几次。袁××还对我说他的好友郑××手机被李××手下“小兵”抢去了,李××还经常抢郑××的货运生意,故让我找一些人去砍李××和“小兵”,教训一下他们。接着袁××与我一起去到本市白云区“××”招待所办公室打电话联系人,袁××打通了杭州马××(外号“阿初”)电话,我在电话上叫马××带林某(外号“八万”)来本市要打架。1996年4月9日,马××带林某、罗××、翁××到本市找到我,而陈××则于4月4日赶到,我安排他们到“××”招待所住。4月10日晚上,我和陈××、罗××、梁××、“小眼睛”、翁××、马××、“华兵”、林某等十一人去“××”招待所,我便对陈××、罗××等人说,明日去砍人要砍重些,有什么事我们会搞定。吃完饭我们即回招待所休息。4月11日上午6时30分,我与袁××、“小眼睛”、陈××、翁××、马××、梁××在“××”招待所办公室集中,此时袁××从外面用蛇皮袋装了一袋刀进来,不知道谁叫拿刀,大家即去拿,我拿了一把,翁××、陈××、林某、马××各拿一把。我们拿完刀,我和罗××坐“华兵”开来的摩托车去到三元里停车场,陈××他们已先打车抵达。我们会合不久,便看见李××与一青年由我们面前走向三元里停车场,我即用手指向李××他们背后,并对陈××他们说“就是他”,陈××、罗××、“小眼睛”、林某、翁××五人马上冲过去。翁××先赶上李××,并用手将其拉倒在地,罗××则追上年青人并用刀砍该年青人背部几刀,年青人大喊“不是我”就拼命逃走,马××和“小眼睛”去追。陈××、罗××、翁××他们则拿出身上的刀一起砍向李××,大概砍了几分钟我们便逃跑。我们当时用来砍人的是大概四、五十公分长的尖刀,刀身黑色,黄色木柄,约两斤重。我们砍完人就把刀带回“××”招待所210号房,我不知道刀什么时候被人拿走。案发时,翁××先拉倒李××,陈××上去用到捅其胸部,罗××砍他背部,翁××我没看其砍李××何处。之后我在判决书上看到受害人名叫李××,李××应该是其别名。

  王××对现场照片进行了签名确认。

  (八)同案人陈××的供述:1996年4月10日晚7时多,王××与袁××带上我、翁××(经辨认确认即被告人翁××)、夏××(外号“小眼睛”)、“华兵”、梁××、梁××、马××、罗××等共十几人到白云区“××”招待所对面一间酒店吃饭。期间,袁××告知我们次日去砍人,“华兵”说其租几辆车过来,王××则说到时我们砍人要砍重点,有什么事他们会办妥。饭后我们就住在“××”招待所。4月11日,我们在“××”招待所办公室集中,袁××用袋子装了6把刀来,袁××和王××叫我们每人带一把,王××自己带了一把,我及翁××、夏××、罗××、马××各带一把,此时“华兵”开了辆摩托车搭走王××与罗××去三元里停车场,我和翁××、夏××、马××则打车到达上址。我们在三元里停车场等了一会便与王××他们会合。然后我们又等了约半小时,就看见一老一少两男子从我们面前走过,老的走在前,少的在后,王××即指着两男子对我们说“就是他们”。于是我们五人追上去,翁××追到年老的男子身后用手将其拉倒在地,罗××则追过去用刀砍年青男子腰部,该男子大喊“不是我!”拼命逃走,夏××、马××便去追,我也跟着追,但没追到即返回。我看见罗××在拿刀砍那年老的男子,我走过去也砍了该男子大腿一刀,我们大约砍了一分钟就逃离现场。案发时我与罗××、马××、翁××四人拿刀砍了上述年老的男子,夏××则去砍年轻男子,罗××亦有砍该男子。我没看清罗××、翁××砍了年老男子何处。我们用来砍人的刀是白色的,约有四、五十厘米长,黄木刀柄。砍完人我们把刀带回“××”招待所交给袁××及王××,我不知道他们将刀放什么地方去。我帮袁××、王××砍人没有提条件,是帮朋友。

  经混杂辨认照片,陈××辨认出上诉人翁××。

  (九)同案人罗××的供述:1996年4月10日晚7时许,我和王××、陈××、马××、林某、“华兵”、袁××以及四个我不知道名字的男子共十一人到白云区“××”招待所对面一酒店吃饭。期间,王××告知我们次日去砍人,砍重一点都不要紧,有什么事他会去搞妥,饭后我们回“××”招待所休息。4月11日6时许,我们在招待所办公室集中。过了一会儿,“华兵”开了辆摩托车来到门口,接着王××发给每人一把尖刀,我、王××、翁××、夏××、陈××、马××各一把。发完刀,王××与我搭乘“华兵”开来的摩托车离开,而陈××他们则打车走。当我与王××来到三元里停车场时,陈××他们已到场。我们会合后等了约二十分钟,就看见一个年纪大的、一个年青人两人向三元里停车场走来,老的在前,少的在后。此时王××手指向那两人对我们说“就是他们”,我们即追上去,王××与“华兵”则在原地等我们。我先追上年青人,马上用右手拿出尖刀捅其右侧腰部,捅了两刀,年青人即大喊“不是我!”,我就转向年老的人那边,我看见马××向趴在地上流了很多血的年老人砍去,我又用刀砍了年老人三刀,之后我们逃离现场。案发时,我与陈××、马××、翁××四人有拿刀砍上述年老的人,年青人我也有捅其两刀。我们用来砍人的刀是白色的,刀柄握手黄木做,约有四、五十厘米长。砍完人我们把刀带回“××”招待所了,也不知道谁拿去。

  罗××对现场照片进行了签名确认。

  (十)同案人马××的供述:1996年4月8日,我在杭州接到王××电话,让我来本市参与打架,我即于当日到达。4月9日晚10时许,翁××(经辨认确认即被告人翁××)、罗××(经辨认确认)、“王八”也来到本市帮忙打架,因“王八”与王××相熟,故由其带我们到白云区“××”招待所找王××,上述三人也是王××叫来的。9日晚饭期间,王××告知我们对方打架很厉害,并威胁王××要将其赶出广州,故要找我们来帮忙打架。我们到达招待所时,王××已纠集了6、7人,我认识其中一人叫袁××。4月10日中午,我们正在“××”招待所吃饭,此时又来了一个男子,王××认识的,此人开一辆摩托车,该男子跟王××说可以带人去刺伤“牛皋”(王××要打的人),王××同意。当日下午,王××带我们去查看准备打架的地方,罗××、翁××还有几个我不认识的人也有参加。4月11日上午6时许,我们11人在招待所办公室集中,那个开摩托车的男子也来到,王××就拿出刀来,刀是其准备好的,共六把杀牛刀。王××将刀发到我们手上,我、王××、罗××、翁××及另外两人各拿一把。拿完刀,我与翁××及另外两人打车离开,王××、罗××则搭那开摩托车来男子的车走。我们在三元里停车场会合,等了许久,我们看见有两男子一前一后走来,王××指着他们。因事前我们都不认识要打的人,王××说过到时他指谁就打,罗××、翁××即追上去,我见状也跟上去,另外两个不认识的人都拿刀冲过去。罗××先动刀朝走在前的男子捅了一刀,该男子则喊“不是我!”,于是我朝另一男子冲去,该男子被翁××先拉倒地,翁××并拿刀捅其,我们也围住男子拿到刀捅,但我自己只是拿刀围着男子,没有捅他。事后,我把刀扔到路边便逃回“××”招待所。

  经混杂辨认照片,马××辨认出上诉人翁××。

  (十一)同案人袁××的供述:1996年4月某日朋友王××告诉我,有个叫李金顺的男子在三元里停车场搞托运,此人相当野蛮,常勒索司机钱财,李金顺还打了另一朋友“华兵”、抢掉郑××手机及索要其2000元人民币。为此,“华兵”说要带人去打李金顺,并纠集了罗××、陈××、“小眼睛”、马××到“××”招待所商量。4月11日早上6时30分许,“华兵”开着一台红色两轮摩托车载上罗××、“小眼睛”离开招待所,我不知道马××、陈××是怎么离开的。我没有听到上述人提到在什么地方打李金顺。

  五、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一)上诉人翁××的供述:1996年4月上旬,我老乡王××(经辨认确认)打电话给我,让我到本市将一个做货运的竞争对手打跑。之后我便与其他老乡“阿初”(经辨认确认即同案人马××)、罗××(经辨认确认)、“八万”一同从杭州来本市,王××安排我们到一间叫“××”的招待所住。1996年4月10日晚,王××与我们吃饭,当时在场有十多人,王××吩咐我们于次日到三元里停车场打一个名叫“牛皋”的人,王××说到时他会指认“牛皋”。当天晚上王××还带人去踩点,我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去。4月11日6时许,王××将我们集中到“××”招待所,并分发刀具。接着我坐摩托车到三元里停车场附近,看见王××已在路口等我们,他叫我、“阿初”、陈××、“小眼睛”(经辨认确认即被告人夏××)、罗××等6、7人等着,看其手势行事。7时许,王××用手指两名走路的男子,我们见状便冲上去打该两男子,我因跑得快,上前用拳头打那年纪较小的男子,男子大喊“打错人了!”我亦听到王××在喊打错人,我即掉回头,看见罗××、“阿初”二人把年纪较大的男子打到在地,并都用刀去捅男子。此时王××叫“跑了,跑了!”然后我们逃回招待所。那个年轻人是被我和“小眼睛”、陈××打,陈××有带刀去,具体他有无砍那男子我记不清,“小眼睛”怎么打的我也记不起。我只打了年轻男子一拳于背上。我看见“阿初”及罗××把年纪大的男子打倒在地,再用刀捅对方身体,具体捅了多少刀、捅在什么部位记不清了。我自己没有去打那年纪大的男子。捅人的刀为白色钢铁质,是单刃的,长约50厘米,我没有带刀打人。王××没给什么好处,之前就告知把“牛皋”打跑后跟我们一起做货运。事后我听说年纪较大的男子死了。老家的人叫我“××”,我们黄岩地区话的“维”字读“余”。

  罗××对现场照片进行了签名确认。

  (二)上诉人夏××的供述:1996年的一天,我来到广州找朋友一起做货运生意。我到了广州之后,一天晚上“老鼠”就叫了罗××(经辨认确认)、“××”(经辨认确认即被告人翁××)、陈××、“阿山”、“华兵”到我住宿的房间商量如何将“牛皋”他们打跑(由于时间太久不记得具体是怎样讲的了)。到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老鼠”就每人给了一把水果刀。之后“老鼠”他们就到外面租了一辆摩托车去到一个停车场,我坐“华兵”的摩托车跟在最后。我们去到停车场后见到一名年轻的男子在前面跑,当时我就想这名男子应该就是罗××他们要打的人,于是我就拿着刀追他,但是那名男子跑得快所以没有追上,就没有打到该男子。这时我见到罗××等人跑了出来,于是我就又坐“华兵”的摩托车回到了旅馆房间。后来在房间里面“××”说到他一掌将对方的一人打到在地上,罗××就说用刀刺了那人几刀,当时其他人也说了一些具体情况,但是我记不起来了。当时我没有看清被打的两个人的情况,所以也不清楚具体的伤势,只是后来我听“华兵”说那两人中的一个人被打死了。

  罗××对现场照片进行了签名确认。

  对于上诉人翁××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经查,同案人王××、陈××、马××的供述均证实翁××先拉倒被害人李××,上诉人夏××亦供述证实在宾馆曾听到翁××说一掌将对方的一人打倒在地上。同案人罗××、陈××、马××的供述还证实翁××持刀伤害李××,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翁××虽然愿意赔偿被害人的损失,但自抓获至今一直未实际履行,不能因此从轻处罚。

  对于上诉人夏××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经查,一审判决认定夏××伙同同案人共同持刀追砍伤害被害人李××及同行的青年男子,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在整个犯罪过程中,各共犯相互配合、相互利用、相互支持,共同对被害人实施伤害行为,故应共同对所造成的被害人死亡的后果负责。原判在量刑时,已充分考虑夏××并未对李××直接实施伤害行为,对李××的死亡后果所起作用较小,夏××于2003年又犯新罪,人身危险性大等因素,判处夏××有期徒刑八年并无不当。

  本院认为,上诉人翁××、夏××无视国家法律,伙同同案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予惩处。翁××、夏××系受人指使参与犯罪,是从犯,依法可以比照主犯从轻处罚。夏××未对被害人李××直接实施伤害行为,对被害人的死亡后果所起作用较小,在量刑时予以考虑。翁××、夏××在归案后能自愿认罪,有悔罪表现,可从轻处罚。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由于对刑法的时间效力要适用从旧兼从轻原则,故原判对翁××、夏××确定罪名及法定刑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不当,应予纠正,改为适用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二款;原判对翁××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五条第一款认定为累犯不当,应予纠正,改为适用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一条第一款,不认定翁××为累犯。依照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第二十四条、第五十一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穗中法刑一初字第29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第一项对被告人翁××的定罪部分和第二项。

  二、撤销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穗中法刑一初字第29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第一项对被告人翁××的量刑部分。

  三、上诉人翁××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3年3月21日起至2027年3月20日止)。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欣荣

  代理审判员 邹伟明

  代理审判员 范国帅

  二〇一四年四月八日

  书 记 员 钟 铮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

  (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原审人民法院对于依照前款第三项规定发回重新审判的案件作出判决后,被告人提出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作出判决或者裁定,不得再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此内容由www.gzclqls.com提供)
+ 微信号:abc13600001578